當前位置:首頁 > 異術超能 > 妖祖
第22章  巨鯨鎖練(二)
作者:雪鴻 | 字數:5049 字

夕陽西下,時間就在這慢慢地等待之中緩緩流逝,海平線上的落日特別的慢,殘陽似乎不愿意被無邊的大海吞噬,掙扎著將最后一縷殘光投在了海面之上,大海如同著了火一般,一片金黃鋪滿了遠方的海面線,一道遠遠的亮光從海面之上斜射了過來逕直投在了陸離島上。

令人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這道光線的照耀之下,原本灰暗的陸離島突然明亮了起來,整個陸離島似乎都亮了起來,金黃色的光芒在陸離島上閃耀,殘陽已經完全沉入海中消失,誰都知道陸離島的突然發光并不是殘陽的余光所致,而是陸離島上在發光,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整座陸離島非但沒有因為太陽落下而變成漆黑一片,相反島上的那些綠色樹木竟然像能夠吸收和存貯陽光似的,到了晚上,那些樹木就將白天所吸收貯存的陽光慢慢地釋放了出來,夜幕拉下之后,整個海面漆黑一片,唯有陸離島在這些樹木光芒的照耀之下,益發的明亮刺目,在這黑暗的夜里灼灼生輝,如同一座閃爍的金山一般靜靜地浮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陸續又有數十艘大小不一的船趕了過來,這些船都是商船與漁船,在速度上自然比不上靈善國的戰船速度,而且也不敢太跟近靈善國的戰船,那些尋寶之人一臉的苦惱,在這茫茫無際的海面之上,方位難辯,現在又失去了靈善國戰船的蹤跡,看來今夜他們要在漫無際涯的海面上過夜了,這倒無所謂,只是沒能找到傳說這中的寶島,真是讓人心焦不已。幸虧夜幕降了下來,數十里外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海中有一個閃閃發光的物體直射天際,這些苦覓寶島的人才知道這是寶物現世的征兆,立即催著船工們趁著夜色,朝著這邊趕了過來,靠近一看,果然這里戰船密集,至少數十萬人聚集在這里,看來到地頭了,只是后來者有些奇怪,為何他們都至少距這看起來分外誘人的寶島至少五十里,難道這其中還有何危險不成?見到靈善國戰船都沒有動作,船工們也不敢太過于靠近,這惹怒了靈善國的戰船,那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這種敵眾我寡的情況之下,靈善國一旦開火,那他們就唯有死路一條了,船長立即下令,在離靈善國戰船十余里的地方,慢慢地停了下來,靜觀其變。

靈善國的戰船見后面那些漁船和商船沒有動靜,也不去管他們,上頭早就下了命令,只要他們不主動挑事,靈善國就不會干涉他們做任何事,這寶島之上機關禁制重重,剛才他們都已經看到數百人就那些毫無動靜地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中,這座寶島雖然看起來十分誘人,但卻是一座勾魂之島,靈善國的士兵們早就得到過告誡,嚴禁任何人私自行動,尤其是私自登島,他們來此的目的只是負責維持秩序,大家之前還對此命令有所不滿,現在一看這架勢,恐怕選擇不登上陸離島更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畢竟生命比寶藏更可貴,他們都是戰士,生死之事見多矣,對有些東西自然看得淡一些,而且這次水氏兄弟所帶來的士兵們乃是靈善國水兵中的精英,一向是作風優良,紀律嚴明,稱得上的軍中的精英部隊。雖然這座寶島很誘人,但出于對軍紀的遵守和生命的珍惜,士兵們倒也沒有多少人想上陸離島,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士兵與將軍們準備偷上陸離島。

面對誘惑,還是有人禁不住偷上陸離島,這座連晚上都閃閃發光的寶島,上面不知道藏有多少的寶物,誰要是能夠捷足先登,這滿島的寶貝可就任由你一個人獨享,這種誘惑的確是沒有幾個人能夠經得住,尤其是后面趕來的那些人,更是被饞得心中直癢癢,一些人再也忍不住心中欲念的催動,劃著小船偷地潛向了那座誘人的陸離島。

此來之人,大都修為深厚,對于有人夜闖陸離島,他們都采取觀望的態度,反正這些家伙都是去送死的,大家都是抱著,少一個人,便少分一份羹的想法,對于這些趁夜偷上陸離島的送死之人,都裝做不知道,繼續安靜地在甲板之上休息,倒是靈善國于心不忍,再次告誡那些偷上陸離島之徒,別枉自送死,可惜這些人已經劃到接近陸離島十里左右的地方,眼見寶藏近在咫尺,誰還會聽人勸告,魔法師們急速破空而起,朝著陸離島之上射了過去,戰士們則繼續努力地劃著小船沖刺。

那些金光似乎像是有重創的,一閃一閃之中,那些想偷上陸離之島的人根本就未曾接近陸離島,就被金光吞沒了,又是五十余條人命,沒人對那睦貪婪者表示同情,大家都覺得自己是幸運兒,幸虧沒有沖動,不然,他們就會跟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一樣,沒了。

海面之上依然風平浪靜,陸離島繼續靜靜地散發著誘人的光芒,這情況看在那些心存僥幸者的眼中,不禁雙腿發軟,現在這些金色光芒看到大家眼中,何異于來自地獄的死光,雖然光線很柔和,但它卻像是地獄死神的召喚,至此,再也沒有人敢輕舉妄動了,大家都靜靜地呆在甲板之上,靜候著巨鯨化為鯤鵬之島之日,只是不知道這巨鯨什么時候能夠化為鯤鵬破空而去,面對寶島的致命誘惑,大家心中都沒有底,他們能夠堅持多久,尤其讓人惶惶不安的是,這座陸離島在傳說之中,它只會浮在海面上半個月,時間一到,立即再度沉入海中,一百年之后才會再次出現,那時候,也不知道它會漂到什么地方,而且說不定這里大多數人都不能再等到陸離島的再次出現,畢竟人類的生命也只有區區百年光陰而已,就算修為深厚的修行者,亦只能多活一兩百余年,終人類之一生,亦會有幾次機會看到這神奇跡呢!

太陽再次慢慢地升了下來,陸離島上的光芒暗了下來,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陸離島再次恢復了翠翠綠蔭之色,海中的巨鯨再也沒有任何動靜,面對異常安寧的陸離島,再也沒有人敢生出再次一探的勇氣,大家都在焦急之中等待。

三天,五天,七天,時間就在這不知不覺之中流逝,人們的心情亦因為這種莫名的寂靜而變得易常爆怒起來,如果不是靈善國興師動眾地在此地維持秩序,恐怕早就又發生了上次那種巨大的騷亂和自相殘殺,僥是如此,有一些修行者還是被打傷或是丟下了海,技不如人這也沒有什么可說的,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尤其是在這種高手林立的地方,被人打傷或是扔下海,那只能讓他人嘲笑,如此就此事而糾纏不清,則更加令人不恥,這種奇恥大辱之事只能暫時,回到陸上之后,再尋機報復。

已經到了第七天,陸離島之下的巨鯨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它可真是沉得住氣,巨鯨要是還這樣繼續沉寂不動,恐怕大家都忍不住心中的狂躁之氣了,眼看著唾手可得的寶藏就在眼前,但卻只能看不能拿,這種心情,有幾個人受得住,倒是靈善國的士兵們最為沉得住氣,他們的心思似乎不在這寶藏之上,他們一個人都忠于自己的職守,準時換班,準時就餐,這種軍紀嚴明的部隊,讓所有人都為之震憾,以靈善國如此軍紀,難怪他們能夠一統南部大陸,日后必定會有大作為,他們更是一支強勁之旅,當然,更是一個強敵。

“快看海面上,似乎有了動靜!”正在大家焦躁不安之時,遠處的海面之上突然急速地動了起來,而且海面之上像是被墨汁染黑了一般,深藍的海水正在急速地變黑,一眨眼的工夫,數百里的海面都被染成了漆黑一片,同時,一股淡淡的腐臭腥氣隱隱地傳進了眾人的鼻子之中,海水亦急速地翻滾了起來。

“不好,這臭味有毒,大家立即閉住氣,所有船隊立即后退五十里,巨鯨可能要出來了!”水連恩升到空中運動真氣對著尚在惶恐之中的人群大聲喝道,靈善國的船隊聽到命令,立即收錨開船,將能量石的能量催到最大,五十余艘船全速后退。

那些商船與漁船原本就與靈善國的船隊距防十余里,見到靈善國的船隊后轍,不用任何人下命令,他們立即催動船上的能量石,將船急速地倒了回去。

眾人退到安全的距離之后,這才驚駭地發現,剛才停船之處的海面已經漆黑如墨,幸虧金甲戰神撤退及時,否則這又是一次大劫,就在眾人暗暗抹汗之時,海面突然爆炸開來,一道巨浪突然急速地沖到空中,一聲沉悶的鯨鳴帶著巨大的聲波,掀起滔天海浪,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鯨怒吼,漆黑的海水急速地攪動了起來,一張血盆大嘴再次伸出海面,用力一晃,整座陸離島都被扯動了起來,巨鯨終于出現了,不過,這次事情似乎不太妙,從巨鯨的怒吼聲中,人們都聽出了一種巨大的殺意,所有人的心都開始急速地跳動了起來,如果巨鯨獵殺的對象是他們,恐怕他們現在就需要飛空逃命去了,否則遲矣,不過,事情似乎并不像人們所料的那般,巨鯨似乎遇到了一個強敵,它將頭伸出水面之后,又再次沉了下來,數百平方公里在的海平面上,頓時波濤大作,一波波巨浪不斷地急襲而來,巨大的海浪把戰船掀得搖蕩不已,幸虧大家在靈善國的安排之下已經退出數百里,否則連戰船恐怕都保不住了。

突然巨鯨再次浮出水面,這一次巨鯨的身上突然多出了一個巨大的怪物,數根難以估量的巨足將巨鯨的背部緊緊地纏了起來,像一座山峰一般的巨大怪異腦袋呈現出鮮紅的血色,四支綠汪汪的眼睛至少有數十米,怪物的嘴正緊緊地咬住了巨鯨的喙,巨鯨被怪物纏住,正在用力地拍打著海浪,試圖擺脫巨型長爪怪物的纏裹,可惜巨鯨似乎受到了約束一般,始終無法沖出距陸離之島一百里的地方,巨鯨的喙在巨型怪物那張布滿了鋸齒的大張的撕咬之下,已經滲出了鮮紅的鮮血,巨型怪物似乎占了上風,將巨鯨包裹得更緊,它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活活勒死巨鯨。

巨鯨突然悲鳴一聲,高高地躍出水面,可惜它還未曾化為鯤鵬,不能飛到空中,不過,這并不妨礙巨鯨跳出水面,就在巨鯨越出水面之后,人們才駭然地發現,巨鯨竟然是被困在陸離之島上的,一根碩大的黑色鐵鏈將巨鯨牢牢地鎖在了陸離之島下面,難怪巨鯨第一次晃動,陸離之島都會搖晃一次,如果不是這次巨鯨被逼出水面,大家還真不知道巨鯨的命運竟然會是這樣的,難怪巨鯨會每一千年就化為鯤鵬破空而去,想必它等待這個難得的自由已經等得夠苦了,一千年,就這樣背著一個沉重的島嶼四處游動,也真是苦了它,現在巨鯨被怪物纏住,又擺脫不了,大家的心里不禁為這頭苦命的巨鯨擔憂起來,如果它無法擺脫怪物或是打敗怪物,那巨鯨就無法化為鯤鵬破空而去,那陸離之島上的定期亦無法取到,大家苦苦的守候將化為泡影,所有人的眼睛都緊緊地盯住了巨鯨與那長爪怪物的這一場曠世大決斗,雖然大家心中都希望巨鯨能夠贏得這場戰斗,可是現在看來,巨鯨恐怕還不敵怪物,當然,這主要是因為巨鯨在鐵鏈的桎梏之下,它的行動非常不便,不然,那個巨型怪物也不會對巨鯨造成威脅,至少,那些不懂海洋法則的人們都是這樣想的。

常在海上跑船的人,尤其是漁民們都知道,海中的鯨類與一種生活在深海之中八爪怪物乃是生死仇敵,這種八爪怪物就是深海鬼王烏賊,傳說中最大的鬼王烏賊有一座大山一樣大,它的腕足可以伸出百里,不過,這只是一個傳說,一般的鯨類與鬼王烏賊了不過數頓,幾十米長而已,哪像現在看到的這種巨鯨與巨型鬼王烏賊這般巨大無比,原來傳說都是真的,如同山岳般大小的,腕足長達百里的鬼王烏賊竟然真的存在,就像這頭馱著陸離島四處漂游的巨鯨一樣,都是真帝存在的,在浩翰無邊的海洋之中,真的什么奇跡都有,趕海的漁夫們這次可算是真正地開了眼界,鬼王烏賊與巨型藍鯨之間這一場廝殺,真可謂是驚天動動,一般情況之下鬼王烏賊與抹香鯨是死敵,沒想到它們竟然也敢動海中的巨獸—藍鯨,鯨類與巨型烏賊之間的戰斗可以用慘烈兩個字來形容,許多情況之下都是兩敗俱傷,即便是僥幸勝了的一方亦是身負重傷,尤其是像現在這種終極強者之間的對抗,恐怕一時之間難分勝負,不過,現在有一個特殊情況,這頭馱著陸離島的巨型藍鯨被鎖住了,它的攻擊進退不太靈活,而巨型鬼王烏賊則不受此限制,它的攻擊對巨曉鯨而晶,那絕對是致命的,藍鯨的氣孔已經被鬼王烏賊給堵死了,這種戰斗極為消耗氧氣,如果巨藍鯨不能及時拔開氣孔之上的腕足,巨藍鯨必敗無疑,這種情況之下,誰能助巨藍鯨一臂之力?這么巨大的兩只怪獸之間的戰斗,誰敢上去幫忙?即便是最為強橫的水中終極霸主——龍族,亦沒有能力阻止這場決斗,一般的水龍族比起這兩只巨型的深海怪獸,那真是大象與螞蟻之間的差別,一條數丈長的龍族,根本就比不上巨型鬼王烏賊的一只腕足的十分之一,這種情形之下,龍族又能奈若何?

“竟然是巨型藍鯨與巨型鬼王烏賊在戰斗?沒想到海洋中竟然還會有此等巨無霸,以前我還以為只有龍族才是海中的霸主!現在看起來,我們以前所謂的巨型龍族還不夠這兩個巨型家伙塞牙縫呢!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原以為這條馱著陸離島四處漂移的巨藍鯨已經算是海中的絕對霸主,它已經夠大了吧,以它的體型,誰敢惹它?沒想到它竟然還有巨型鬼王烏賊這等宿敵!老夫活了這么一大把年紀,今天才算是開了眼界!”水連恩望著數百海里之前的那兩只時隱時現的巨型怪物的生死搏斗,不禁感慨連連,這等奇跡,真是生平罕見。

“呵呵,不僅是你開了眼界,我等也是大開眼界啊,我們三兄弟這數百年來算是白活了,這等奇跡,聞所未聞啊,如果不是此次陸離島現身,我等窮其一生,也想象不出這等宏大的場面!”水連波亦是一臉感慨,他自認為平生所見之奇事不在少數,但像今天這等震憾人心的場面,真是第一次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