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派武俠 > 持劍江湖
第86章  患難
作者:神說 | 字數:3174 字

李巷陌道:“你是說魏國真有這么一種藥,難怪我早過了發病期,還沒有反應,倒想見見這位大師了!

歐陽止水道:“大師連我都不見,你能見得著。如今魏軍攻來,他肯定是不會回來的了!

李巷陌道:“不日魏軍定將退去,我相信你所說的大師沒有離開角城!

歐陽止水見他總是很自信,不屑地道:“我就不信你還有比我更好的際遇?”

李巷陌道:“不管怎么樣,他會來此的。人有落葉歸根之心,他能讓魏軍踏平他曾經的住所?”

歐陽止水眼望著那株白楊樹,兩只喜鵲站在高枝上的窩邊不停的鳴叫。心道:“還是你們好,大敵當前也不知愁。無論誰勝誰負,你們都還那樣安然的活著?扇藶槭裁从心敲炊嗟臒⿶?偏偏讓整顆心不停的跳動,為了自己也為了別人!

幾人胡亂吃了些干糧,好不容易才盼到日暮。

李巷陌吩咐道:“明月、秋霞,你們帶齊攻具,從密道里潛到魏軍主營等候,沒見到火光,不許投火!

明月、秋霞應聲道:“謹遵吩咐!

李巷陌又道:“遜美隨我進入山谷,不得我的號令,不許妄動!

歐陽止水調皮地道:“看你一本正經的樣子,真像五百勇士的主人,你師姐目光如炬,一點都沒看錯人!

李巷陌道:“對待任何人都一樣,方能讓眾人誠服!

歐陽止水乍了乍舌,推著李巷陌,往谷內進發。心里道:“你有病在身,不走秘道,卻從現眼的地方走,那不是大搖大擺地讓魏軍探子發現嗎?”

兩人行不多遠,便見兩個探子打扮的魏軍,朝他們走來。李巷陌咳嗽兩聲,道:“美美,把我扶起來!

歐陽止水正要扶起李巷陌,卻見兩名探子飛奔而來,喝道:“爾等何人?敢情是偽齊探子么?”

李巷陌連連咳嗽道:“小民與發妻長年生活在此山野,聽不懂兩位官爺的話,你們到底說些什么?”

左手一個瘦小探子道:“你們長年生活在此山,那為何我們一天沒探到炊煙?”

李巷陌輕咳了幾聲,道:“兩位看來,不是本地方人士吧!”李巷陌故作糊涂地繞開話題。

右手那黝黑漢子道:“跟他們啰嗦什么,先抓起來,報告大帥!

瘦小探子道:“說得對!闭f完,伸手朝李巷陌抄來。

李巷陌見他動手,故意將輪椅打翻,哎喲幾聲,那瘦小探子哪管這些,將輪椅搬起,抓向李巷陌的領口。正當此時,歐陽止水順勢抄在瘦小探子前面,將輪椅扶起,同時把李巷陌扶好坐于椅中。黝黑漢子見三人動上了手,將手中的長棍一扔,瞬間變成一根七節軟鞭,朝李巷陌的頭上扎去。李巷陌見他出招利索,朝歐陽止水一眨眼。歐陽止水知他要自己把輪椅推走,兩人沿著山路,緩緩滑去。

身后兩人,一陣風追來,趕到李巷陌和歐陽止水前面。歐陽止水低聲道:“我解決了他們!

李巷陌笑道:“不可,我們主要是擾亂大營,把探子引到大營外,順勢亂竄,放幾把火!

歐陽止水道:“可這樣太冒險了!

李巷陌笑道:“敵軍將領,定是個治兵能人,他且能讓許多士兵抓一個病人和一個美女。他見了你,兩個眼珠準外翻,還不許任何人傷了你!

歐陽止水捏了他一把,道:“還開玩笑!

李巷陌險些叫出聲來,忍住痛對歐陽止水道:“我們直沖到谷口!

歐陽止水點點頭,推著輪椅,繞開兩人,繼續朝前行去。兩人見他們往主營而行,深怕有所閃失,急急的沖向前,通報主帥去了。李巷陌暗暗笑道:“兩個飯桶,都說拓跋小兒決勝千里,沒想到養了一群草包!

歐陽止水見漸進魏軍營地,心里著急道:“我們貿然直進,恐怕……”

李巷陌仰頭看看天,月色如洗,照耀在群峰之間,明明似白日。又見谷內山花爛漫,草色翠綠,暗道:“魏軍果有軍事神算,正月天氣,能尋覓到如此境地,埋葬他們,足矣!”望著歐陽止水焦急的表情,李巷陌心里暗暗好笑。要是她能像劉煙如那樣處事泰然,心里定會少了許多的顧忌。轉念又一想,該死,怎么又想起了她?

歐陽止水見他抬頭望天,幽幽的道:“此刻天色剛黑,魏軍還未舉火,不如我們進去擾他一周!彼坪鯄汛罅四。

李巷陌道:“不可,我要等他們出來迎接我們!

歐陽止水奇怪地道:“他們會出來迎接我們?”

李巷陌道:“本來這些天應該寒冷的,可今年老天也助魏,偏偏春暖花開,陽光明媚。他們埋下的鍋,遠比來的人少了一半多,分明就是讓齊軍無法偵察到他們的行蹤。故意讓他們以為魏軍還沒深入齊土,迷惑齊軍好使得魏軍有充分的時間備戰!

歐陽止水朝魏營望了幾眼,見里面黑漆漆一團,看不出其中人口多少,就連馬匹的嘶鳴聲都聽不見。囁嚅著道:“果然陰森恐怖!

李巷陌道:“他們之所以不敢照明,是因為他們的糧草還未到來,讓齊軍探得虛實,一舉就可端滅。我想他們的糧草也就快到了,等他們火把一亮,哈哈……”李巷陌不再言語。

歐陽止水擔心地似想起了什么道:“兩個探子去了,怎么還沒派人來抓我們?”

李巷陌道:“此刻魏軍主帥正忙著布署,哪有時間管這些事?”猛聽得幾聲嚎叫,馬啼聲響,李巷陌忙靠在輪椅上,靜聽聲音的來處。

半晌,李巷陌道:“魏軍大隊也趕來,聲音沉雄,隆隆聲不絕,輜重不少!

歐陽止水道:“只可惜付諸火炬,我們撈不到半點好處!

李巷陌道:“你放心,少不了能留下幾車,我還要犒勞我的勇士們呢!”

歐陽止水嘖了嘖嘴道:“你的勇士們此刻還不出現,他們是不是真的到來了?”

李巷陌望著西北角上的大旗,又望望東南角上的大旗,兩旗隨風飄蕩,猶如人潮般洶涌。忽然,西北角上的大旗,嘎吱一聲,從中折斷。李巷陌心道:“天助大齊,即使魏有良將、天時、地利,恐也難勝!

他指著折斷的大旗對歐陽止水道:“今晚就是魏軍撤離之時!

歐陽止水見大旗折斷,暗想魏國此次出兵,定不吉利,又聽李巷陌這么一說,忙點了點頭。馬嘶聲漸漸清晰,頓覺千軍萬馬在心頭涌動,兩人的心跳同時加劇。

李巷陌雖然有必勝的把握,但對著強大的魏軍,心里未免焦急。萬一真如遜美所說五百勇士沒有雜在魏軍中,且不是更增兇險?如果真是那樣,不但死了自己,還連累了遜美和明月、秋霞她們?李巷陌的心頓時快要涌出來,令人難受。

蹄聲得得,隨著每一聲的加重,李巷陌的心跳隨之加劇。

歐陽止水道:“他們來了!

李巷陌放眼望去,果見數十壯士,簇擁著一個方面大耳的官爺走了出來。官爺左右是那瘦小的探子和黝黑漢子,一見李巷陌和歐陽止水便伸手指道:“就是他們!

官爺仔細打量兩人一眼,道:“看似平常百姓,可衣著華麗,令人不敢相信!彪S即在兩名探子耳邊附耳低言幾句,回大營去了。

歐陽止水嘀咕道:“他們沒來請我們,反將我們拒之營外!

李巷陌詭秘地笑道:“放心,他一定會卑躬屈膝的來求我!

歐陽止水嗔道:“你又吹牛?”

李巷陌慎重地道:“你看,西南角上火起!

歐陽止水道:“可魏軍并沒有亂,為之奈何?”

李巷陌道:“只要明月她們放火,不亂都不由他們了。我們就在谷口等候他們奔出來,活捉了那主帥!

歐陽止水道:“萬一他們朝前面跑了,不走這里呢?”

李巷陌道:“他們不敢,他們的糧草在前面,不可能自己帶人去剿自己的糧草!

歐陽止水嘆道:“可惜,糧草走脫了!

李巷陌笑道:“我們就在此等候即可,不必擔心糧草!

兩人正說間,忽聽一聲梆子響,魏軍大營火起,如燒中天。魏軍主營,隨著呼呼的烈風化作灰燼。

李巷陌道:“明月她們動上了手,不知他們是否走出密室,要是沿原路返回,定走不脫!

歐陽止水道:“兩人向來機警,定不會有事!

又聽得馬蹄聲驟起,喊殺聲響成一片。

李巷陌方放下心來,道:“準備迎敵!

剛一說完,陡見數十人,簇擁著一員灰頭土臉的將領,蜂擁而來。當先一人,見一美麗少婦,推著輪椅,守護在谷口,暴喝一聲,朝貌美少婦攻了過來。輪椅中那人冷哼一聲,雙手平舉,緩緩推出一掌,那人哼都還來不及哼一聲,遠遠的飄落地上,瞬間氣絕。

眾人見輪椅中的人功力如此之高,面面相覷。當中那員將領,沉聲道:“你可是醉夢大俠!

李巷陌更不說話,喝道:“賊子犯我河山,速速領死!

說罷,就又一掌推出,這些將領哪里是李巷陌的對手,立刻全部倒地氣絕,而為首的將領心有不甘,在奄奄一息的時候引爆了隨身攜帶的炸藥,李巷陌沒料到他會有這一招,來不及躲避,只好與將領同歸于盡。

李巷陌雖死,這次的戰爭卻勝利了,所以他也被追封為了大英雄。

(劇終)